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市长爱少妇
市长爱少妇

市长爱少妇

徐其耀五十多岁,大学毕业后,工作十分出色,仕途扶摇直上,曾担任某市市长多年。然而,担任市长之后,徐其耀的「花花公子」本性却开始展露出来,利用职务之便肆无忌惮地找「女人」,更换情妇。他与王秀丽母女的「作风问题」,便是当地人谈论最多的一件典型「情事」。


  徐其耀和王秀丽的相识「纯属偶然」。时任市长的徐其耀有天突然感觉胸口不太舒服,于是连忙到当地一家医院去检查身体。


  听说市长驾到,医院上上下下都惊动了,在一番兴师动众的检查之后,徐其耀被告之「身体并无大恙」。但部下建议:「可以先挂点水,增加一些能量。」不敢有半点怠慢的院方,立即找来了「全院打针水平最高」的护士——风韵漂亮的王秀丽。


  听说要自己给市长打针输液,王秀丽起初非常紧张。出乎她意料的是,眼前的市长不仅一点也不霸道,相反却相当「平易近人、和蔼可亲」。


  王秀丽将注射用品准备好后,来到徐其耀床前,轻声细语间已将针头刺进了徐其耀的手背血管。


  这番「无痛注射」,令徐其耀很满意。躺在床上的他,微笑着向王秀丽点了点头,让王秀丽受宠若惊。


  为了照顾好这位领导,王秀丽飞快地找来一只热水袋放在徐其耀的那只手下:「市长,这样一来您的手不会怕冷,二来也有利于药物的吸收。」


  徐其耀听完这话笑了:「你还蛮会关心人嘛。」王秀丽赶紧谦虚起来:「市长您过奖了。」


  之后那几天,徐其耀每次都在午饭之后去医院打点滴,既可借机会睡个午觉,又能显示自己「日理万机」地连看病都只能利用业余时间。


  其实真正的原因是,他瞄上王秀丽这个「善解人意」的女人了,想制造机会把这个女人搞到手。


  他那些「聪明」的部下,早已摸准了市长的「口味」,都会提前通知院方。因此那几天,徐其耀去打点滴时,每次医院都会安排王秀丽当班。


  在医院专为徐其耀特设的「高干病房」里,徐其耀精神好时,王秀丽陪他说话聊天;徐其耀疲倦时躺在病床上睡觉,她坐在床边陪着;徐其耀高兴时,她则主动地给他进行摩,弄得徐其耀几次脱口而出:「好舒服啊!」


  最后一天,给徐其耀挂点滴后,王秀丽和前几天一样,搬了张椅子坐在病床边陪他聊天。徐其耀突然伸出右手握住了王秀丽的手:「王护士啊,这几天真让你辛苦了!」说话间,他故意用力攥紧了王秀丽的手不放,以此试探她的态度。
  王秀丽作为一个女人,当然能感到徐其耀的此举的轻薄之意。她的心里是又惊又喜,惊的是自己对徐其耀的关心倍至,只是正常对领导的曲迎逢和,却被人误会起了非分之念。喜的是自己年近四十,已是残花败柳,还有男人如此挑逗,还是这样的大人物。可见自己还算是风韵犹在,女人的虚荣心让她不禁有几分窃喜。


  徐其耀看王秀丽俏脸微红,没有强烈挣扎。便知事已半成。他相信,以自己一市之长的身份如此对一个护士,「实在是太看得起她」。果然不出徐其耀所料,王秀丽假意忸怩了几下,还是被徐其耀拉进了怀里。


           


  徐其耀既已得手,无耻之极的下流本性便展露无遗。


  他毫不掩饰的直接把手伸进女人的两腿间,隔着裤子开始揉摸着王秀丽柔软的阴部。


  王秀丽涨红着脸,忍受着男人的猥亵。羊入虎口,自己一个小护士,又能怎样呢?何况,这是市长,有了这个靠山,以后还有什么事不能办。思忖间也就欲拒还迎的靠在了徐其耀身上。


  揉搓玩弄间,徐其耀已把王秀丽抱在了病房的床上。王秀丽浑身也被脱得仅剩下一条红色的内裤和肉色的乳罩。


  看着早已脱光的徐其耀,挺着跨间那根大鸡巴,已经完全硬起来,显得硕壮无比。


  虽然已经结婚多年,但想到一个陌生人的鸡巴就要戳进自己的阴道,王秀丽还是有些紧张。


  徐其耀眼睛放光盯着王秀丽白嫩嫩的身体。王秀丽保养的不错,多年的基层护士工作,让她的身材匀称紧致,少有赘肉。


  看着她慢慢脱下了乳罩,乳房没有一点下垂,两个不大的乳头颜色也还不是很深。淡淡的乳晕更是锦上添花,让丰满的乳房愈加勾人魂魄。


  徐其耀情不自禁地把双手转移到那两座山峰上,揉捏起乳房和乳头。喷着热气的嘴贪婪地把一个乳头吞到嘴里。


  王秀丽不免酥麻心痒,不自觉得阴道里已经开始潮湿。


  徐其耀吐出一边的乳头,马上又咬住另一边的。手也没闲着,手掌抓住乳房,指间揉动着已经有些硬起来的乳头。


  王秀丽微闭着双眼,一丝莫名的感觉向全身各处微妙地蔓延着……


  徐其耀的鸡巴已经硬的要爆炸,他双手扒住王秀丽小裤衩。王秀丽稍稍的抬起屁股,小裤衩顺着向下脱离了滑润的双腿。


  性感的红色内裤裆部有一小片半透明粘糊糊的液体,湿润的痕迹很是明显。
  徐其耀把玩着王秀丽的小裤衩儿,淫笑着说:屄里淫水不少啊王秀丽抢过内裤扔在一边说:「脏不脏啊,什么淫水,快来例假了,白带有点多。」说着脸就羞红了一片。


  徐其耀急切地分开了王秀丽白嫩的双腿。两片暗红色的阴唇已经微微分开,女性的分泌物使阴道口看起来湿乎乎的。


  他抚弄着王秀丽的阴部,手法老练,动作娴熟。扒开大阴唇,用二个手指揉捏着阴户顶端的阴蒂。


  阴蒂是女人最敏感的性器官,王秀丽的年纪正是女人最成熟的阶段,性敏感度也正处在高峰期。


  在徐其耀这个玩弄女性老手的刺激下,王秀丽虽说有点紧张害怕,生理上却不由自主的有了反应,身躯微微抖动着,嘴里发出轻轻的呻吟,阴道也充血发热,更加的湿润起来。


  玩过了阴蒂,徐其耀又把王秀丽的小阴唇来来回回细细地摸,细细地捏……王秀丽的呼吸开始变得粗重起来。


  徐其耀趴在在王秀丽大腿间,将王秀丽的屁股稍稍抬起,两腿大幅度分开,阴道口就毫无遮挡的暴露出来,展现在自己眼前。


  两片大阴唇,肥肥嫩嫩的,早已湿透,中间紫红柔嫩的小阴唇微微的翻开着,几滴透明的液珠挂在上面,娇艳欲滴。不多的阴毛,濡湿黑亮,杂乱的贴在阴阜上。女人最隐秘的器官弥漫出一股臊热的气息。让徐其耀更加的亢奋了。


  徐其耀看的异常亢奋,他直起身,握着坚挺的大鸡吧分开屄缝,用力戳了进去。


  大鸡巴尻进去的一瞬间,徐其耀稍显惊讶:虽然王秀丽已经三十多岁,但小屄很是很紧的感觉。阴道里的曲曲折折紧箍着鸡巴,紧窄中透着温滑,很是舒服。
  徐其耀开始猛烈的挺腰深入。隐约的胀满感觉从下身蔓延开来,王秀丽是护士,她知道,那是鸡巴顶到子宫口了。


  女人的性欲启动的慢,王秀丽觉得,自己的阴道其实还没有完全准备好被插入。可一个淫欲暴胀的市长怎会顾及自己的感受。


  她轻咬着嘴唇,忍受着大鸡巴猛烈冲撞带来的少许不适感。


  新鲜的就是最好的,这是徐其耀对女人的一贯态度。没尻过得屄,都是那么的刺激,他手揉捏着乳房,鸡巴抽插着阴道,快速用力的抽插着,肆意蹂躏着身下的女人。


  王秀丽的身体随着他剧烈的冲撞,微微颤动着。她没敢奢望也无暇顾及自己的性快感,只能把腿尽量的分开,微微的抬起屁股,用女人最开放的姿势配合市长发泄着兽欲。


  在医院病房这种特殊的环境,又是第一次尻王秀丽,徐其耀很快就有了射精的感觉,他喘着粗气加快了抽插。


  王秀丽也感觉到了阴道里的鸡巴有些膨胀跳动,她知道这是男人要射精了,便轻声说道:「徐市长,舒服了就射吧,我上避孕环了,没事的。」


  说着骨盆用力,肌肉紧绷,让温热湿润的阴道更用力地包裹着那个横冲直撞的大鸡巴。


  徐其耀顿觉难以控制,腰上一紧,鸡巴剧烈地颤动了几下,满管精液激射而出……


  鸡巴渐渐软了下来,徐其耀气喘吁吁的躺在床上,看着王秀丽穿上内裤,叠了两张卫生纸塞进了裤衩的裆部,又一件件穿好了衣服。


  丰腴匀称的身材,衬衫里面隆起的双乳,裤子下翘起的屁股。娇美的面容,透着刚性交完特有的红晕和妩媚。眼前的王秀丽让徐其耀觉得意犹未尽。


  风韵犹存的小媳妇和那些二十来岁的大姑娘不一样,各有各的味道。也许是看多了浓妆艳抹,徐其耀喜欢上了王秀丽这样普普通通的打扮和气质,浑身透着浓浓的良家妇女的味道。


【完】